思/颜悦儿我曾经写过一些东西:当我回到原

  • A+
所属分类:滚动头条

思/颜悦儿我曾经写过一些东西:当我回到原地,发现沧海已变成桑田,才知道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所以,只好继续向前,一路蹒跚,慢零下四度2000-01-2111:29:36我还记得你床上的那棵大白菜,还有相机,还有杂七杂八的书,还有一个你取名为"九日"的男生有时候在想,和你有没有太多的共同点,曾经想过,和你要紧密联系,因为可以跟心紧紧在一起.不过,一个人在这里生活,甚至一个人喝酒的滋味让我太难受了,所以,我渐渐地冷落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情.到现在,都有点麻木了,也快没有自我存在感了慢地知道,这就是人生.......和娃娃永远不会是最好的朋友。这我是知道的。生死之交我还不知道是怎样的交,我只想我的朋友都可以有自己的方式来解决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能够被宠在掌心,能够被拥在自己喜欢的人怀里。这样是什么也换不了的。娃娃说回来可以见到我的那一位吗?我告诉他说我喜欢的人不在我身边。娃娃问我这样子可以坚持多久?我不知道。可我在喜欢,自己在这样字的状态下。我能怎样告诉了哲密码。说真的很怕他看了骄傲得低下头看不见我。仰望爱情。我抬起头可以看见他也是该满足的吧。都要放假回来了,都路过衡阳。一年见一次以前的同学。一年可以见一次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再过几年我们也许一年一次都见不上了。冬冬被他的男朋友宠在掌心,王姣在喜欢着杨成,我在念着哲。曾经三个人那样张扬跋扈地走在街头,无所顾忌地笑。那样的日子是真的找不回来了。我们都在为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的男子劳神。坐在自己最喜欢的慢车回衡阳。在车上想起和王姣一起坐这趟慢车的情景。我们大声唱歌,看窗外的景色一格一格闪过,我们的喧哗在整个车厢热闹。我不知道那样子酸是年少无知还是轻狂。我只知道我和她是纯粹的欢喜与快乐。我们在杨成眼中都是不明事理的孩子。如果可以纯粹地快乐又有什么不可呢。有时候真的怕哲看见我的文字会觉得被我喜欢是件很累的事情。他不能承受我这么多吧。我们都这样的年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