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铃子:花间酒气

2021年1月14日03:44:00 发表评论

贵妃醉酒
致杨贵妃
百花亭旁,她自饮几杯太平酒
又饮几杯龙凤酒
真的醉了
其实,一颗小小的糯米就会把她醉倒
醉倒在墙上那幅画里
我只是画中的小仕女
给她打扇、提鞋、脱凤衣、大杯伺候
还听她唠叨:恼恨李三郎,竟自把奴撇
能说什么
只能够斟酒,斟酒,再斟酒
彼此心里都有事,却不曾谈到一句
儿女衷肠
她喜欢万千宠爱在一身
只落得冷清回宫去。不像我
要聚就聚,要散就散
把人生看透十之八九
知道古往今来尽是空。只有我喜欢的大米
长在床头
小麦是青衫布衣的男子,供在前厅
新画的几株玉米,不是看花
是为了酿酒,通宵酒、露浓笑、逍遥酒
只是那贵妃
她啊,百花亭旁朝朝暮暮
而我,饮了几杯捧金樽,听了会闲话
真个就倒头……在画里
酣呼大睡

嵇康,他的酒香比琴声大
致嵇康

他的酒香比琴声大
无论《广陵散》或铁锤的叮当声
他总要等酒酣耳热,才唱歌弹琴
一代名士的最后风流
聚在小序三段,大序五段
聚在酒杯里。手可提三尺铁锤
也可提瓷器酒杯。
这个男人,写过《养生论》,二十年节欲,劳动
英雄至性,却走得这样的
不平和。不如学我,把天下丢开不问
曲终时,我们后退一步
来,我们来饮酒
我和他,饮下历代碑碣刻石、简牍墨迹
用觚、觯、角、爵、杯,舟盅
舌底全是酒香
寻道的人与群鸟路过这里
日薄西山,是哪位名士闻着酒香来访
你看他,将溪流,丛林
一饮而尽。忽然听得一阵长啸
就击碎了一壶老酒,拨断了一根古弦
我摇晃了一下,大地
摇晃了一下
将进酒
致李白
松声满耳,圣贤的寂寞
是玉壶的寂寞。李白在坝上喝酒
他有好多年都没有动笔写诗了
(其实,我已经把他忘了)
他像老人一般抖擞的写下一些我并不太懂的诗
他请我为他朗诵
有时候啊,我会被一首破诗咯得眼泪汪汪
有时候啊,我也会被一首破诗感动得
白日放歌
他饮过竹叶青、杜康、状元红、女儿酒
(或许,他饮过其它的酒)
他一日须倾三百杯
一读就酒香翻动。我读一句
醉一句
某些句子背身走开,又有一些句子
醉得翻身过来。他和他的人生得意
须尽欢呀
我一个并不耐心的吟诵者
露出一张发愁的瘦脸,对着一场冬雪
五花马,一去不返
用裘皮换酒的男人,也是一具肉胎
大雪之夜,他用手呵着气
说了句
好冷,信琳君,拿酒来

古诗简单,平仄而已
信琳君:古意难为(2)
金铃子:罗平七章,别惹我
我怀疑那些天天都在写诗的人
金铃子:2月之诗‖别人爱过的人,我来再爱
无聊斋废话(70——80)
金铃子:平庸的顶尖平庸的一流
金铃子:千金散尽(1——29章)
金铃子:一月之诗(10首)

金铃子简介,信琳君,号无聊斋主,家居山水之间,中国作协会员,诗人,书画家。中国国家画院曾来德工作室访问学者。著有诗画集七部。
点击走进无聊斋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