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没有隐瞒疫情,却在犯一个致命的错误

2021年1月26日12:08:00 发表评论

相信最近好多澳洲华人都为政府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态度感到心焦。是的,中国在疫情开始时办了好多荒唐事,但后来下猛药拼命补救的措施还是很给力的。虽然“代价”们说不出话来,但毕竟是“赢”了。澳洲呢,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开始防敌对势力防得不错,但疏忽了猪队友的拖后腿能力,漏网之鱼越来越多,又舍不得付出代价,一副熬过一天算一天的模样。好多本地人都很天真,觉得相信政府没错。我们老板就觉得一切都按照新州卫生部的指引行事就行,该干嘛干嘛,上周还批准了好多出差任务。今天世卫宣布大流行了,他才决定要取消去美国的航班。其实密切关注这次疫情的都清楚世卫有多不靠谱了,连澳洲总理都觉得信不过,提前两周制定了应对大流行的计划。但所谓的计划到现在看来屁用没有,执政党的眼光还是都聚焦在经济上,财政不盈利誓不罢休。只是如果染上了病毒,发的那几百块钱顶什么用?用来买厕纸都买不到啊。而且,澳洲政府应对疫情最重大的一个误区是,只看眼前的数据,像算盘一样拨一下动一下。才40例?风险很低。才70例?风险很低。才100例?风险很低。不知道多少例才能触动他们的高风险神经。这个错误其实是很致命的,因为确诊人数相对实际感染人数而言,是有明显的滞后性的!推荐大家都去看一下一篇叫Coronavirus: Why You Must Act Now的文章,作者叫Tomas Pueyo。(点击“阅读原文”)文章开头介绍了他的主要观点,字字中肯,绝非危言耸听:The coronavirus is coming to you.冠状病毒离你不远。It’s coming at an exponential speed: gradually, and then suddenly.它将呈指数增长:开始缓慢,然后突然爆发。It’s a matter of days. Maybe a week or two.爆发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可能一到两周。When it does, your healthcare system will be overwhelmed.爆发后,你们的医疗系统将会瘫痪。Your fellow citizens will be treated in the hallways.你的同胞只能在廊道里就诊。Exhausted healthcare workers will break down. Some will die.医护人员会累倒,有些会死去。They will have to decide which patient gets the oxygen and which one dies.他们将面临艰难的决定:哪个病人生,哪个病人死。The only way to prevent this is social distancing today. Not tomorrow. Today.要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从今天开始社交隔离。不是从明天,一定要从今天。That means keeping as many people home as possible, starting now.也就是说,越多人在家隔离越好,马上开始。
作者为了说明马上隔离的必要性,把湖北省疫情的数据做成了柱状图。
橙色的柱子表示官方每天的确诊人数,灰色的柱子表示每天真实的发病人数。这两个数字有什么区别呢?每天的确诊数是经过正式检测确认的结果,但在结果出来之前,其实病人早就已经发病了,所以医生就从病人口中问知真实的发病日期,就能统计出每天真实的发病数。确诊数肯定是滞后于实际数的。从图表可以看出,到1月中旬官方才开始有确诊数,到1月下旬数字突然爆发,2月上旬到达顶点,一直到2月中旬才缓和下来。但实际发病数呢?去年12月初有就有人发病,1月下旬几乎就达到顶点,封城以后就开始慢慢走下坡路了。拿1月21日的数字来说,官方确诊只有100人,但实际发病数达到1500人。这个图表说明了两个问题:疫情爆发初期的确诊数是不靠谱的。隔离是解决疫情的最佳手段。下面这张图是中国其他省市采取隔离措施后的疫情发展,跟韩国、伊朗、意大利相比较,效果一看便知。
既然当前大多数国家的确诊人数不靠谱,那该怎么看呢?作者设计了一个模型,根据死亡人数进行计算,因为死亡人数是确定的。比如说,当前悉尼的死亡人数是2人,但都是感染自同一个来源,所以就算1人。目前的死亡率还不确定,基本在0.5%到5%之间。保守点取最高值5%,那这个死者感染病毒时,感染总数应该在20人左右。该死者是3月2日去世的。据测算,从感染病毒到死亡的平均天数为17天。也就是说,他可能在2月15日就感染了病毒。当前算下来的病毒传染率是每过6.2天数字翻倍。因此,如果2月15日感染病毒人数为20人,17天以后就是8倍,感染数160人。现在又10天过去了,感染数很可能已经超过500人。听上去让人很慌,是不是?由于悉尼目前样本量太小,实际数值可能会有较大偏差。但我们应该相信,官方公布的确诊数肯定是严重低估的。作者还举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的例子,证明社交隔离的有效性。
当时美国费城疫情爆发后,依然组织大规模的活动,包括城市大游行,直到14天以后才采取了措施;而另一个城市圣路易斯,在第一例确诊后两天就实施了社交隔离。结果是,费城的死亡率是圣路易斯的8倍。澳洲是想学费城,还是圣路易斯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