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心理健康(我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突出)

2021年6月5日04:30:00儿童心理健康(我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突出)已关闭评论

儿童心理健康

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话题。“熟悉”是因为近年来热度不减,不少儿童青少年行为问题皆因心理问题而起;“陌生”是因为即便产生了问题,但社会上普遍观念仍然停留在以往的传统观念。

少儿心理健康问题日益突出

 
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科主任刘华清介绍,目前,5岁以内儿童常见的心理障碍包括儿童孤独症、强迫症、抑郁症、注意缺陷与多动障碍、抽动障碍、创伤后应激障碍、依恋障碍、睡眠障碍及饮食障碍等9个方面;18岁以内的青少年抑郁症发病率增加,此外还有焦虑障碍、社交恐怖、双相情感障碍等,表现的外显行为则是厌学、逃学,“逆反”,不愿意与外界接触,不愿意与朋友相处。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国民心理健康评估发展中心负责人陈祉妍教授通过一组数据验证了上述现象。首先,焦虑与抑郁等情绪障碍最为常见,我国青少年焦虑症状检出率为26%~30%,而抑郁症状检出率平均为15.4%。抑郁症最早在儿童期即可发病,且当前呈现低龄化趋势。儿童抑郁症与成年人的症状表现并不完全一致,常常不是表现为情绪低落,而是表现为情绪暴躁。随着青春期发育,青少年抑郁问题显著增加。
除了抑郁症、焦虑症等“老”疾病,还有一些新型心理疾病,比如网络成瘾等。陈祉妍介绍,青少年行为问题高发,为自己和他人带来风险。我国中学生自杀想法(自杀意念)的发生率平均为17.7%。除自杀行为以外,青少年期值得关注的常见行为问题包括攻击行为、违纪行为、物质滥用、网络成瘾等,长期存在且程度严重的攻击行为有可能发展为犯罪。

总体来看,我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突出,且呈增长趋势。与其他国家的比较研究凸显出我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形势严峻。例如,2017年中、美、日、韩四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状况的比较研究发现,我国儿童青少年抑郁水平高于其他国家。更需关注的是,多方资料显示,近年来我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日趋增多。心理学家曾对20年来的研究数据分析发现,我国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呈增长趋势。与此同时,儿童青少年精神科门诊就诊率也呈上升趋势。“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不仅导致个人痛苦、家庭负担,也会对社会和经济层面产生不良影响。”陈祉妍表示。

基于上述背景,《方案》应运而生。陈祉妍将《方案》目标总结为“提素养、建机制”。她介绍,到2022年年底,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核心知识知晓率达到80%。同时,要营造有利于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社会环境,建立学校、社区、家庭、媒体以及专业机构联动的心理健康服务模式。
部门协作还要加码

 那么为什么要协作联动?陈祉妍指出,多项国内外研究发现,单从一个系统干预儿童青少年心理问题效果并不理想,特别是对情形比较严重的心理问题。这些问题成因由多因素导致,协作联动就显得尤为重要。
比如,学校中教师对学生的影响以及是否教授有利于维护心理健康的知识和技能;家庭氛围以及养育方式对孩子的影响。“随着社会发展,我们发现网络媒体对于所有人都会产生影响,所以在原有学校、家庭、社区三个成分干预的基础上,也将媒体增加进来。”
陈祉妍说,此外,医疗卫生机构的干预治疗包括诊断也尤为重要。一些心理疾病也会表现出躯体症状,比如惊恐障碍,常常会表现出心悸胸闷等。所以,医疗卫生机构也需要具备识别出心理疾病的能力。

陈祉妍表示,各系统协调促进是《方案》着重强调的内容,同时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希望形成家庭到学校、学校到专业机构、专业机构再反馈回来的相对无缝衔接的闭环。比如,无论学校还是家庭,当发现孩子需要心理健康辅导或服务时,能够有更畅通的专业渠道。
“若缺乏足够的心理健康素养,对于普通人来说,当遇到一些心理健康问题时,如不能及时识别和求助,而是采取错误方法应对,则会加重问题。但对于重点职业人群来说,其影响不仅是自己。这类人群被称为‘枢纽’职业人群,比如心理健康工作者、教育工作者、媒体工作者以及医疗人员。”陈祉妍以教师为例说,如果教育工作者因自身引发焦虑,或是对学生过于苛求,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学生,不利于学生的心理健康。
《方案》提出心理健康服务能力提升行动。要求各地教育部门要将心理健康教育内容纳入“国培计划”和地方各级教师培训计划,加强各级各类学校教师心理健康相关知识培训。学前教育机构、中小学结合家长会等活动,每年对学生家长开展至少一次心理健康知识培训,提高家长预防、识别子女心理行为问题的能力。各地卫生健康部门要加大精神科医师培养培训力度,探索开展儿童青少年精神病学专科医师培训。

除此之外,《方案》也明确了一些指标,比如高校要按师生比不低于1:4000配备专职教师。陈祉妍表示,这是一个指导性指标,期待各地特别是资源相对广泛的地区能够保证中小学心理健康专职教师的配备,以此保障学生及教师其心理健康需求能够得到满足。
关键在于落实

 《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健康中国行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2019—2022年)》相继印发,维护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的路线图逐步清晰,关键在于落实。
 刘华清建议,从顶层架构来看,应当成立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维护工作的联合办公室或工作小组,从上至下,明确各方职责分工,形成合力。“一分预防胜过十二分治疗。”刘华清说,就像儿童疫苗接种可以预防疾病一样,心理健康也需要关口前移,让社会逐渐提高对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预防的重视。
 陈祉妍表示,在建机制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各样协调沟通的问题,所以各部门之间需要更高层级的联席制度,针对一些疑难问题的处理、工作方式的创新,找出适当可行的方法。“从零散的单部门作战,要向多部门协作转变。”《方案》覆盖面广、涉及的工作更加具体。对此,陈祉妍建议,各部门需要考量自己擅长的领域,先从简单工作入手,起到引领示范作用,以点带面,从而带动其他各项工作有力开展。比如,学校实施“倾听一刻钟、运动一小时”行动,开展职业生涯规划教育等。此外,在《方案》落实过程中,专业人员队伍也要不断提升自己的心理健康素养。
2版
《学生健康报》

撰文:杨金伟编辑:赵星月、龙利群(实习)、赵雅洁(实习)、谭丹(实习)、刘舜禹(实习)审核:汪萌
【特别推荐?点击直达】

科普聚光灯 | 冬季呼吸道疾病(流感、肺炎、雾化吸入)

教育部2019年度学校卫生与健康教育工作综述

熄灯后玩手机伤神伤眼,还容易长不高

北京:“小眼镜”“小胖墩儿”问题依旧突出

教育部2019年学校卫生与健康教育重点工作综述

新年,抢先转发一条“锦鲤”

“星标我”,精彩不错过

欢迎订阅《学生健康报》
国家卫生健康委主管
健康报社主办
邮发代号 1-24
订阅电话:11185

儿童心理健康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