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兆嵩:?家风 | 宁古塔作家网

2021年3月28日01:55:00张兆嵩:?家风 | 宁古塔作家网已关闭评论

家风
文 / 张兆嵩
长湖咀过去叫大树湾,因为长着一棵又高又大的老榨木树,当时有一户穷苦人家,靠砍此树卖给富人当柴烧,换得学费,从而走出了一位解放军军级干部,而得其名。更早叫张家湾,因为湾里从前都是张姓人家,我的祖辈几代都生活在这个湾里。到现在叫长湖咀,是因为湾子像一个长湖,坐落在美丽富饶的后湖东岸的咀子上。 据传,汉代开国名相张良是张家湾这一脉的始祖,明太祖洪武年间,江西填湖广,由原籍筷子街移民到黄陂一带繁衍生息。我的远房老爹九十多岁过世,曾讲过他小时候也见过一位百岁老人,若不深入考究历史,仅现在所知的,便能推断出长湖咀张家在此地居住不下于两百年之久。 张家在滠口原本来是个望族,祠堂建在下正街的东龙窝,文化大革命时期被破坏。修建这个祠堂的是我的叔老爷张东初,可称得上是一位德高望重,在民国时期几乎与金燕子、杨庆山齐名的风云人物。他在武汉开办的民众乐园曾红遍了大江南北,盛极一时。 爷爷张金山在兄弟之中排行老五,少小就读于私塾,算懂文墨,个性豪爽。只可惜生不逢时,由于后湖边那个时候血吸虫病泛滥成灾,大树湾首当其冲,尸横遍野,4位叔爷爷相继英年早逝。爷爷是本湾幸存不多的男丁,张家也由此开始破落。祸不单行,屋漏偏遇连阴雨,当日寇的铁蹄踏向中华大地的时候,不堪忍受欺凌的爷爷毅然拿起了柴刀参加了共产党游击队。1939年春,在长湖咀的黄土坡上,爷爷带领3名游击队员,殿后执行掩护老百姓转移的任务时被鬼子包围,在弹尽粮绝苦战之下,终因寡不敌众,血染沙场,壮烈牺牲,享年22岁。那时我的父亲刚刚呱呱落地,还没满月,奶奶在湖边的蒿草丛里战战兢兢躲了日本人一个多月,靠吃野果子度日,听说日本人走了才偷偷的摸回家里,算是救住了性命。就这样,孤儿寡母在水深火热中,艰难的度过了漫长的10个春秋。 春雷一声响,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115师攻克滠口,奶奶连夜用红纸做了两面小红旗,一大早就叫醒睡梦中的父亲,娘儿俩高兴的手拉着手,走在群众的最前面,巴掌拍得最响,嗓门喊得最高,热烈欢迎人民子弟兵进城。 我的奶奶生在旧社会,对新生的人民政权心存感激,对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倍加珍惜,对聪明伶俐的父亲抱有深切的希望。奶奶一直靠捞鱼、摸虾、打柴、喂猪维持生计。当公社收粮的看见我奶奶生活非常拮据,决定对这个特困家庭给予照顾减免农业赋税时,奶奶倔强的说:是共产党给了我们翻身的自由,只有国家富强了,才会有我们幸福的生活,莫要小瞧我们孤儿寡母,我们也是长湖咀的一户人,哪怕是挨饿受冻,也决不会向国家少交一粒粮。多么知恩图报深明大义的奶奶! 1960年国家遭遇大灾害,外国又乘机卡我们的脖子,撤走了专家,逼迫我们偿还国债。内忧外患,粮食异常短缺,俗称“过阶段”。就读孝感高中的父亲匆匆忙忙赶回家中看望躺在床上饿得奄奄一息的奶奶时,奶奶含着眼泪拉住父亲的手,最后用颤抖的声音交待的一句话是:我苦命的儿呀,我走了,世上再也没有了你一个亲人,但你一定要争口气,撑起这个家。父亲由于家庭负担过重,未能完成学业,就回到家乡当了一名人民教师。父亲在我眼里是一个正直、善良、慈祥、刚毅的人,不,在我幼小的心里是像神一样无所不能的人。不管是耕田打耙,泥木瓦匠,理发裁缝样样在行,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珠算更是一绝,再有就是但凡村里大方小事,都是请我父亲去执笔,堪称楹联专家,对文学历史有很深的造诣。 父亲有时也很诙谐,常常苦中作乐。他曾豪迈的说:藕锹是他的存折,后湖是他的银行。他通常是白天教完书晚上备完课,半夜三更点上柴油灯,光着赤脚冒着寒风到后湖挖藕,以补充全家口粮或换取日常生活用品。 由于受到父亲文化的影响,我13岁那年就用打油诗,描写了我家当时的窘境:破衣泥屋刺槐床,寒风吹透蜘蛛墙。一筐烂梨分七份,邻居灶下闻油香。 我小时候父亲一直很疼爱我们,当然,对我们的管教更是严厉。有一次我从别人菜地经过,顺手偷摘了别人两条黄瓜,父亲知道后,劈头盖脸就是两巴掌,打得我两眼金星直冒,口流鲜血,然后让我对着祖宗的牌位足足跪了一个多小时。这给我后来的人生中起到了很大的警示作用,不但不敢偷拿任何人的财物,而且在十几年的村务工作中从来不敢占有和挪用集体经济的一分钱,也不敢在生意场上的交易过程中短斤少两,赚黑心钱,贪图小便宜。父亲走的那天,我在社会上浪荡。当突然听到噩耗传来,犹如晴天霹雳,乌云翻滚,天塌了一般。我连滚带爬的来到父亲的面前,可再也看不到父亲脸上慈祥的笑容,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叮咛与教诲。痛苦、失望、无助、茫然,混合着泣血的心伤心的泪肆意的流淌,挥飞!子欲孝而亲不在!树欲静却风不止! 父亲的一生是勤劳的一生,俭朴的一生,勇敢的一生!父亲虽然不在了,但他老人家的高大形象永远的留在了我的心里。凡是父亲会的我都要学熟,凡是父亲的遗志我都要继承,凡是父亲未竟的事业我都要完成! 1999年我为了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决定参加海选长松村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其实我对村务工作并不熟悉,老百姓对年轻的我也不是很了解,但万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村民们得知我是张新成的儿子准备参加竞选时,纷纷连夜互相奔走相告,张老师的儿子回来了!张老师儿子回来了!一夜过后,当我第二天不太自信的看着榜上,赫然录取的高票是我的名字时,激动得热泪盈眶,久久不知所措。这哪里是村民对我的认可,这分明就是老百姓对我父亲一生做人的肯定! 这些年通过我的努力,生活很稳定,事业也小有所成,但我一直都没有忘记父亲的遗愿,让更多的亲人走上致富的道路。同时,积极的给予弱势群体以帮助!给予公益事业以支持!从失学儿童到汶川地震,从瘫痪党员到修路电改等等历年累计捐款20多万元。每每看到被我资助的人度过了难关,脸上露出笑脸时,我就想到我又为九泉之下的父亲挣到了一份荣耀!三年前,我在《古镇缘》上投了一首诗,很意外地被收录了。由此,开始有了诗人情怀,也算是对父亲的追忆吧,可是越写就越是想念远在天国的父亲,越写就越是想继承他老人家的遗志。每当自己有了一点进步,我就觉得他人家在远处对着我笑呢!好像在说:嵩嵩!加油!几次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发呆,老爸呀!您为何不顾我就抛下我走了呢?如果您在,您一定可以教我写更多的诗词,我呢,一定不会再逃学了。可惜,只能在梦里见到您。如今,我的下一代,我的亲外甥一一王益凡,一个非常英俊潇洒的帅小伙,像他舅舅我一样,勤奋好学,乐善好施。他打小就把我当成他心中的偶像,当我问他你人生最大的梦想是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像舅舅一样回到家乡,做一名光荣的村官,发挥自己的长处,带领村民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一方面展示个人的风釆,二方面为家里挣个脸面。真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我有一个英雄的爷爷,一个坚强的奶奶,一个刚毅的父亲,我还有一个优秀的外甥,我是幸运的。我们一定要举起传统美德的火炬,让勤劳、无私、勇敢的家风永远的发扬接力下去!诗书府第持家久,忠孝门庭继世长!
张兆嵩 :父亲节
我恨您的安详
空有满腹经纶
未能敲开我的懵懂
却抛下我
独自去天国他乡
每当我回到老屋
推开久违的那间瓦房
锈迹斑斑的那扇门
吱吱呀呀的那扇窗
仿佛又看到了您那
当年慈祥的目光
藕锹曾是您的存折
后湖曾当您的银行
在下雪的三更半夜
摸着湖心微弱的灯光
您用那布满苍茧的双手
挖回九口人救命的冬粮
破棉袄透风墙
撕碎了您人民教师
三尺讲台上的铿锵
我饿了您将
甜甜的野瓜递到我的手上
我馋了您将
我碗里拌上了油香
您把贫寒的奢望
栽种在我童年的梦乡
总想为我插上飞翔的翅膀
总是抱怨我的顽皮我的放荡
好铁怎么不能打成好钢
谁料慈爱下的教鞭
突然无情的折断
留下我痛苦的思念伸向远方
无数个孤独的日子
伴着漫漫长夜泪流成行
如今我依然恨您的离肠
无助的时候
您为何让我到处流浪
逆子苦苦继承了您的遗志
谆谆教诲一刻都不敢忘
如今挣到的满满幸福
您却固执的在外不能分享
总想为您买上一件
您一生都没有穿过的西装
总想给您亲手盛上一口
您一生都舍不得喝的鸡汤
环顾空空的四野
您却再也不能站在我的身旁
诗人简介:
张兆嵩,中共党员,湖北黄陂人。野草诗社副理事长兼华中研修院院长,中国当代诗歌研究院特聘荣誉院士,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高级研修班学员,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樱花诗社副社长,湖北省报告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湖北省楹联学会会员,武汉盘龙书画家协会主席,汉北诗词楹联学会会长。荣登“CCTⅤ央视礼宾书入选英雄榜”、“中国央视文化一百名人榜”、“世界华语文坛百强精英榜”。

欢迎关注《宁古塔作家网》
《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是国内线上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平台,长期征稿,推荐优秀作家、诗人!《宁古塔作家》和《宁古塔作家网》以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引导文学、文艺工作者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自觉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坚决抵制,低俗、庸俗、媚俗,用健康向上的文艺作品、引领网络文学为宗旨。为广大文学工作者、爱好者推出更多健康优质的网络文学文艺作品为己任。
投稿,一律接受电子版。请注明联系方式,作者简介,清晰照片1张。凡向本平台投稿的作品,一周内末收到用稿通知,可另行处理。投稿自愿,文责自负。投稿邮箱:Jinbo1974@163.com(金波主编)或发在我的微信里。我的微信号:b13945316144(白狐金波)关于稿费:凡本平台采用的稿件,有打赏有稿费,无打赏无稿费。打赏20元以上,(不包括20元)开始给作者发放稿费.赞赏费用的百分之四十作为作者稿费。百分之五十作为平台运营、百分之十是平台的税费。小说、散文、诗歌活动及出书费用。有音频主播的,作者的百分之五十的稿费,作为主播的稿费。一周结算一次赞赏,故作品在平台发布后两周发放稿费,后续稿费由于无法统计,所以不发放。请投稿者加主编微信号以便发放稿费。主编金波微信号:b13945316144(白狐金波)
版权声明: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平台联系,以便及时删除。
《宁古塔作家》《宁古作家网》顾 问:田永元耕 夫 高万红
主编团队成员 :朱文光于百成李延民高万红 金美丽 金波执行主编 :金 波
摄影师 :张永鉴 金美丽
《宁古塔作家》《宁古塔作家网》:黑龙江省宁安市,旧指宁古塔,是中国清朝统治东北边疆地区重镇,管辖沈阳以北、黑龙江、吉林广大地区。为清朝著名文人的流放地,二百多年来这里汇集了大量的文人墨客足迹,产生了浓郁的文化氛围和深远影响。《宁古塔作家》《宁古塔作家网》:不厚名人,不薄新人。愿为所有文学朋友提供最佳的展示平台。如果您想看更多《宁古塔作家》的文学作品,请网上搜索《宁古塔作家》即可主编金波在这里期待您的佳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