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驾鹤高飞——仓央嘉措/阿代

2021年4月10日04:38:00 发表评论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音。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上,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祈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公元1695年,西藏、布达拉宫一轮朝日徐徐升起,以其独特的光芒照亮了藏民的慈悲之心。这轮朝日,就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一位充满悲悯之心的伟大诗人。
“住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城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仓央嘉措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僧人家庭,父亲是个宁玛派僧人,那时的宁玛派出家人还可以娶亲成家。父亲在他出世不久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仓央嘉措十四岁那年被秘密接到了浪子卡,这里是西藏密宗隐秘修行的地方。在这里,西藏著名的五世班禅大师给他受了沙弥戒,正式收他为弟子,带他从这里启程,前往布达拉宫,成了转世的活佛——六世达赖喇嘛。他的前身五世达赖喇嘛是西藏一位伟大的佛教领袖,五世达赖死后,他身边弄臣隐藏了他的死讯八年多,才公布,这触怒清王朝康熙皇帝,所以仓央嘉措六世达赖喇嘛的身份便一直没有被清廷认证。一边得不到身份的认证,一边是善施权谋的重臣,仓央嘉措的处境多么艰难,可想而知。
“须弥不动住中央,
日月游行绕四方。
各驾轻车投熟路,
未须却脚叹迷阳。”
公元1698年,16岁,正值豆蔻年华的仓央嘉措从布达拉宫迁至哲蚌寺。学习经义、诗文。西藏数位高僧大德以其独特而神秘的培养方式,给予仓央嘉措灌顶、观修、经教、加持和传授,三年,青灯古佛、苦读静修,仓央嘉措前世今生的智慧圆润通达,他在自己心中把五世达赖当作榜样,不负活佛转世这一机缘。
但是,五世达赖已离世十多年,教政都已牢牢控制在擅弄权术的权臣手中。新生的权臣拉藏汗更加阴险毒辣,他攻击桑结嘉措“以一年幼的达赖喇嘛,为维护而掌握黄教政权”,桑结嘉措因对清廷隐瞒五世达赖去世的消息,失去了康熙的信任也无力制服拉藏汗。
仓央嘉措夹在权利斗争的风口浪尖无所适从。
白天他几乎是被软禁的,只有也玩才属于他自由的空间。他穿上俗衣,偷偷溜出布达拉宫,在拉萨热闹的街市,饮酒做歌“拉萨人烟稠密,琼结人儿美丽,我心心相印的人儿,是琼结地方来的”、“行事曾叫众口哗,本来白璧有微瑕,少年琐碎零星步,曾到拉萨卖酒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与藏族少女,玛吉阿米邂逅于美丽的草原,一见钟情,坠入了爱河。“静时修止动修观,历历情人挂眼前,肯把此心移学道,即生成佛有何难”、“情到浓时起致辞,可能长做玉交枝。除非死后当分散,不遣生前有别离”、“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仓央嘉措爱的疯狂、爱的痴迷、爱的惆怅、爱的痛苦而迷茫。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他需要爱但是他不能爱,他又不能不爱,他陷入了极端的矛盾与痛苦之中。“曾虑多情损梵行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一个雪夜,仓央嘉措的“神殿窃情”终于被发现。
仓央嘉措被安排去见他的上师五世班禅,接受训诫。
他来到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
五世班禅目光炯炯地看了他半天,劝他受比丘戒。
仓央嘉措拒绝了,他不想欺骗自己的上师更无法蒙蔽自己的心,他无法割舍自己心中的那份爱。
爱已住进他心里,如如不动,他无法将她祛除,他请求五世班禅收回授予他的沙弥戒。
仓央嘉措最终被按清廷的旨意,押解京城,康熙要亲自认定他的身份。
但是,拉藏汗怎么可能让他得带康熙的认定呢?仓央嘉措走得青海湖时便神秘失踪了。有一种传说他被谋杀了,还有一种传说说他逃走了,无论是死是逃,其实宿命都一样,一叫仓央嘉措的六世达赖喇嘛从此不再生存于这个世界。一个新的传奇又开始了。仓央嘉措遁走青海湖后,成了一名自在洒脱的云游僧,尽管他对玛吉阿米仍一往情深,但是残酷的正值斗争已使他无法再见心上之人,只能寄情诗作,“卦箭分明中鹄来,箭头颠倒落尘埃,情人一见还成鹄,心箭如何挽得回 ”、“ 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 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深怜密爱誓终身,忽抱琵琶向别人。 自理愁肠磨病骨,为卿憔悴欲成尘”。
如此真挚、委婉、痛苦、绝望,感人至深的诗只有肠炎嘉措写得出来,那个让仓央嘉措甘愿舍弃一切的玛吉阿米是幸福的,尽管这爱情只有短短的2年,人生一瞬间。
生死离别之后,仓央嘉措似乎一下子看破了红尘,他一路云游来到了五台山。在此隐居修炼了9年,又忽然下山,去了内蒙贺兰山北的阿拉善旗,在这里他结识了阿旺乌尔济一家,并收其为弟子。
1735年,仓央嘉措自筹资金资助阿旺乌尔济去日喀则随班禅学经,学成后,阿旺多尔济返回阿拉善旗,主持修建昭华寺,仓央嘉措主持了大法会。
1746年,仓央嘉措圆寂,肉身被放到昭华寺立塔供奉。1756年阿旺多尔济主持修建南寺,今广宗寺,将昭华寺搬至南寺,仓央嘉措肉身亦随之迁来。
1760年乾隆御赐广宗寺金匾,当时的国师章嘉活佛敕封阿旺多吉为广宗寺第一位大活佛。

贺兰山从宁夏绵延数百公里至宁夏东北的内蒙。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横亘在宁夏与内蒙之间,挡住了西北而来的风沙和寒流,宁夏因此而有了塞上江南的美誉。
从银川出发,上银巴高速,一路上,两侧皆是茫茫的水田和草原,路的右侧,遥遥可见,一片山,灰色的山体,山势起伏平缓,绵延着,像一道高高的城墙,挡在这片平原的西北方。
大约行驶半小时,公路向山的防线靠近,平坦的草原,人烟开始稀少,靠近山的草原上,隐约出现了两座高大的窗头状的泥石堆,远远望去,仿佛胶东农村麦收季节的麦垛,闪着金光,那便是著名的西夏王陵。
公路开始向着山脉延伸,路两旁,一个个沙石相杂的山丘多了起来,这时候突然的白,贺兰山为什么是灰色的了,也许它正是积沙成石而成,或者,它本来是一座绿山,因挡住了沙尘的前行,而越积越高,越积越广,层层叠叠成了连绵不绝的山脉。
公路穿越贺兰山的一段山谷而到达内蒙古,车驶入山谷,两侧出现了层层峦峦的山峰,贺兰山真是横看成墙侧成岭。
穿过贺兰山,视野再次开阔起来。
大片平坦的草原泛着春意黄绿的一大片,辽阔,苍茫,右侧的尽头是水墨山水画一样连绵起伏的贺兰山。高速公路绕着贺兰山转,到了一处标有往左行去月亮湾,往右行去广严寺的路标前,我们的车又行了数百米,便下了高速,沿着新修的公路向贺兰山脚下行驶。很快车便进入一道峡谷,又行一段路,广宗寺所在景区的牌坊式建筑挡住了整个山谷。

我们停了车,买了票,因为季节的原因,来这里的人寥寥。景区的人放行时还一再嘱咐:还没开山啊,你不要登山啊。
车进入山谷,路是沿峡谷的一条河道右边修的,峡谷不深,两侧的山也不高,树木还都黄着,偶尔可见一簇开在枯草干枝丛中的映山红,粉红色的,很娇艳,不车行不足百米,路两壁的石崖上出现了一尊尊雕像。
突然,一片泛着冷光的白冰兀然地挂在枯崖上,起初我还以为是一座悬雕,没走多远,接着又出现了一片片更大的悬冰,挂在山崖上,这时候,我突然明白工作人员为何再三嘱咐不要登山观景点的缘故了。
车继续前行,在峡谷中左转右拐的,两边的景色没有什么奇异之处。
一座山挡在了正前方,山奇特,缓缓升起的山坡长满杂草处,树从山的半腰处一座灰色的岩石峰陡然立起,仿佛人工建造的城堡。须仔细辨别敢确认,它的确是天工所造。
转过城堡似的山梁,峡谷豁然张大成了四面环山的一个小盆地,山势也迅速增高,挺拔、陡峻。依山势而上,白色的内蒙古毡巴,大大小小的白塔,雄伟壮观色彩绚丽的佛殿,错落有致地布满山谷。这就是兜率广严寺。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真身佛塔就在这片山谷间。
这里的蒙古包、庙堂殿堂大都是新修或翻修的,除了两侧远处山坡上的两座规模不大的寺庙和白塔,看上去古意浓重的,其他的殿堂却都是崭新的,闪着艳丽多彩的藏族艺术光彩。
我们的车越过大片洁白的圆形蒙古包和一片仿古建筑,直接开到了一片飞檐翘角、色彩绚丽、雄伟壮观的殿旁边。
车停住了,下了车,立在那里我却不知往何处去了。
迎面,山谷尽头,两座奇峰陡立,山下,二座白塔,大的雄伟庞大,高约数十米,小的古意深蕴,高约数米,三塔呈斜三角形环绕着一雄伟的大殿,大塔离得远一些,约有五六十米远,小白塔在大殿前方,二三十米处,古塔在大殿其右十多米处,古塔右侧一山坡上高出数十名之处,有一殿堂,不大,但很灵秀,殿堂宝塔背倚奇峰,错落有致,很有钟灵神秀之境界。
靠近停车场是两座大殿,一高一矮,并排而立,矮的只是相对而言,同样雄伟壮观,富丽堂皇,高的非常之高,尽管只是一层的建筑,看上去却有二三层的高度,而且,它还建在高高的山坡之上,门前的台阶大约有上百阶。
仿佛有一种无形力量吸引着,我不由自主地走向这座大殿。
大殿的屋顶上有一只黑乌鸦一直在买力地叫着,还有两只鸽子,一直站在大殿门前的灯罩上,一只在大殿的翘角上跳来跳去,旁若无人,自由自在的。
我站在大殿的平台上,往下望,数百阶石阶下,一片开阔的广场上,立着一排洁白的白塔,塔尖镶了金色、庄重、神秀。
再往远处看,来时所见如城堡般的山梁,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骆驼卧在山背之上,头朝着这里,以其特有的温驯和深沉的神情凝望着。
这时候,从大殿里传来了唱之角《普贤行愿品》的诵经声伴随着几声锣声和鼓声。
我转身来到大殿正门,门被挡住了,里面是藏传佛教特有的富丽堂皇和绚丽多彩,十多名喇嘛分坐在大殿正中的两排立柱之间,一锣一鼓分别架在左右两排喇嘛之间。
我从侧门进入大殿。殿堂由多根粗壮的木柱支撑着,中间部分直达穹顶,两侧则延伸出又一层楼廊,大殿是那种经典的藏汉宗教文化融为一体的大殿,一条长长的旌幡从穹顶垂挂下来,殿内铺满一个个坐垫,四壁挂满藏族壁画和画着一尊尊佛像的唐卡。大门迎着的一面墙前,正中一镶金银嵌珠宝的藏式顶尖金塔,塔前摆着佛祖及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佛像。
金塔右侧是一尊法象庄严俊朗的一米高左右的佛像,值班的一位僧人告诉我这是戴冠米勒佛,就是我们常看到那位大肚弥勒佛的真身。金塔右侧也是一位二米多高的金身佛像。
在前排这两尊佛像和金塔之后,是一排等身高的佛像,外护着一道玻璃墙……光线幽暗,看不清一排佛像的面貌,凑近了,仔细看,我认出了几尊罗汉的像貌,心里一阵欢喜,象与自己的恩师、偶像在幽暗的胡同里偶然相遇,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
当中的一尊,也就是正对着六世真身塔的一尊佛像是千手观音。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的真身塔就矗立在哪里,但是,我当时却不知道,我问值事的僧人,他指了指身旁的一座宝塔说:那就是,那塔数米高,藏式的宝塔,塔基与大殿佛台相连成了一体,塔身是圆瓶形周身彩雕和玛瑙珠宝,蕴含着绚丽的珠光宝气,塔刹尖尖的,金光闪闪。
我诚惶诚恐走上前向这位旷世奇才,伟大的诗人顶礼膜拜。
仓央嘉措在这个世间只公开活了24岁,做了11年西藏至高无上的达赖喇嘛,写了60多首诗,做了3年诗人。
他的爱情故事,感天动地泣鬼神,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仓央嘉措,离开我们已三百年。但是,今天的人对他却有一种格外的亲切感,三百年时光没有隔离了现代人对他的喜爱,反而象浓酒一样月沉淀越香醇。
他为何会受到这样隔世的热崇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三百年后的今天,女人再也无法遇到这样绝世断肠的真爱,尽管女人永远渴望着这种爱。同样,每个男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仓央嘉措。每个男人,一生中,都会象仓央嘉措一样遇到自己心灵震颤的一个女人,但是,我们却没有了仓央嘉措那份爱的纯真、洁净,那份为了爱可以舍弃一切尊贵、名利、尊严……甚至信仰,不顾一切只为前一双手,向前走,不管前路多么漫长、迷茫、如何……
这便是一种真挚、永恒的爱!离开仓央嘉措的肉身塔,走出大殿。山谷空灵,青黛色的奇峰,山冈上的白塔,大殿……一个人站在大殿前高高的阶梯前,仰望苍天、白云,突然又想起了仓央嘉措的一首诗:“洁白的仙鹤, 请把双翅借我。 不会远走高飞, 到理塘转转就回。”理塘是玛吉拉米的故乡,此时这首诗有种令人痛彻心骨的感觉。
作 者 简 介
戴升尧,笔名阿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小说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散文委员会委员,青岛市首届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钱商》、中短篇小说集巜堕落成人》、短篇小说集《戴升尧短篇小说集》、散文集《心存一份感动》、《菩提树下》、《伽蓝之美》、《雪域高原一-最美的香巴拉》、《斯里兰卡心灵之旅》等。
玉润时光·首届“行参菩提散文奖”目录
玉润时光·首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征稿启事
【首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心不静,浑身佛珠亦无用/孙野风
【首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过甲第巷/陈绿山
【首届行参菩提散文奖参赛作品】妻是我前世供养的佛/李延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