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张爱玲《倾城之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2021年5月18日21:08:00 发表评论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的领读

嗨,早上好,亲爱的小伙伴们。欢迎收听麦家理想谷陪你读书栏目。

谷主麦家说:读书像交友,一本好书会让我们的心灵少一分孤独。读书的长度是需要锻炼的,当你每天多增加一点阅读量,你自然会习惯。

麦家理想谷正在奖励爱读书的人。我们发起“七天陪你读完一本书活动”,有名家导读,原创音频的精读小组,欢迎你加入。早上8点读书15分钟,一周读完1本书,一年你比别人多读52本书。

读书,让我们遇见更好的自己。在微信后台回复“领读包”,可立即参与组队精读活动。

不知不觉间,这本《倾城之恋》已经接近尾声了,经历了前六篇的铺垫与曲折,流苏与柳原将会迎来怎样的结局?得以让作者为这个故事冠名为倾城之恋呢?

让我们一起来品读本书的最后一部分。

柳原走的第二天早晨,便开仗了。

炮声从海边一直传过来,流苏孤身留在巴丙顿道,什么都不知道,等到阿栗探到了消息,唤醒了她,外面已经进入酣战阶段。炮弹已经打了过来,高射炮架到了巴丙顿道附近的一所科学馆的屋顶上。

流苏的屋子是空的,心里是空的,家中还没有来得及置办米粮,连肚子也是空的。

她打电话到跑马地徐家,想询问哪一区比较安全,好做避难的计划。电话直到下午才接通,接通了却没有人接听。想必徐太太徐先生已经匆忙出走,迁到了平静一些的地带。

流苏一时没了主意,炮火却逐渐猛烈了。

阿栗抱着孩子想到阴沟里避一避,流苏拦不住,没想到却被炮火给挡了回来。

流苏将她们拉了进屋来,任凭着外面的炮火喧天,房子里毕竟安全些,还有一层保护的屏障。

流苏也想到了柳原,不知道他的船有没有驶出港口,不知道有没有遇到炮火。

她觉得有些恍惚,如同隔世,现在这一段与她的过去似乎毫不相干。

像无线电的歌,唱了一半,忽然受了恶劣的天气影响,炸了起来,只怕炸完了,歌也唱完了,那就没得听了。

第二天,出乎流苏的意料,柳原竟然乘着一辆军用大卡车回来了。

原来柳原的船并没有开出去,头等舱的乘客都被送到了浅水湾。柳原本来昨天就欲意回来接流苏,但是无奈叫不到汽车,又挤不上公交车,今天好容易才弄到军用卡车,连忙便赶了回来。

说话间柳原便让流苏收拾些得用的东西,同他到浅水湾避难。柳原给了阿栗两个月的工钱,吩咐她留下看家,便同流苏一起乘上卡车,一路颠簸到了浅水湾,因为着急把肘弯与膝盖的皮都磨破了。

柳原原想着浅水湾的储藏丰富,是个避难的好去处。然而到了浅水湾才得知,饭店的储藏全都是留给兵吃的,客人们只能分到两片饼干或两块方糖,所有人都饿得奄奄一息。

在浅水湾过了两天平静的日子,情势突然变了,战火也烧到了浅水湾,浅水湾也不太平了。饭店楼上并没有遮挡物,子弹穿梭来往,打的上面的人走投无路,大家只得坐下地来,听天由命。

到了这个地步,流苏反而懊悔她身边有柳原在,一个人仿佛有了两个身体,也就多了一层危险。

她想着柳原若是死了,若是残废了,她的处境更是不堪设想。而她自己若是受了伤,怕拖累了他,也只有横了心求死。想到这倒是便也想开了,反而不那么害怕了。

在这一霎那,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

停战了,被困在浅水湾的众人们缓缓向城中走去。柳原与流苏也一起往巴丙顿道的房子走去。经历了战乱,他们反而变得更了解对方。以前他们坐一截汽车,也有一席话,现在走上几十里路,反而没话可说了。偶然说了一句,说了一半,对方就知道下文了。

他们又遇到那堵墙,柳原感叹没有去看看,流苏却道:算了吧。两人便径直往家中走去。

到了家,推开虚着掩的门,拍着翅膀飞出来一群鸽子,一屋子杂乱不堪的东西,好些并不是流苏自己的,看起来像是驻过兵,走得也很是仓促的样子,留下了这一堆杂乱。

流苏到处找着阿栗,发现她早已不知去向。然而少了她,屋子里的主人们还得要活下去的,流苏和柳原便自己动手张罗起来。

每天他们顾着做饭与打扫房间,白天这么忙忙碌碌也就过去了。一到晚上,劫后的就像死了的城市,没有电,没有人的声音,只有莽莽的寒风,无穷无尽地吹着。

流苏听着那风,拥被坐着,想着浅水湾附近那面墙。

她仿佛做梦似的,又来到那面墙根下,迎面走来柳原,她终于遇见了柳原。

在这动荡的世界中,什么都变得不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和她身边睡的这个人。

此刻,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一刹那彻底地谅解了彼此。好像他们从来没这么靠近过。

张爱玲写道:他不过是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个人主义者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地方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有一天,流苏和柳原在街上买菜的时候,遇到萨荑妮公主,她的英国人被关进了集中营,她寄住在一个熟识的印度巡捕家中,许久没吃饱过饭了。

柳原便顺口邀她来吃便饭,她唤流苏白小姐,柳原立马纠正道:她是我太太。

流苏并没有听懂他们说了些什么,送萨荑妮走后,流苏站在门槛上,柳原立在她身后,把手掌合在她的手掌上,笑道:我说,我们几时结婚呢?

流苏听了一句话都没有,只是低下了头,落下泪来。

柳原拉着她的手道:来来,我们今天就到报馆去登报启事。

两人便一同走进城去,柳原道:鬼使神差的,我们倒真的恋爱起来了。

流苏道:你早就说过你爱我。

柳原道:那不算,我们那时候太忙着谈恋爱了,哪里还有功夫恋爱。

不久港沪之间恢复了交通,他们便回到了上海。

柳原现在从来不跟她闹着玩,完全把她当家人看待。他的俏皮话都省下来说给别的女人听,这也是值得庆幸的好现象。

可以说,香港的沦陷成全了流苏。

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又有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呢。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

张爱玲道,传奇里的故事大抵如此。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收场的。

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算了,不问也罢。

正如诗经上的那首诗,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大反转,平日里算的精细的两个人,却在战争中相互扶持、敞开心扉,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患难见真情、生死与共吧。

平凡的日子里,我们总是被各种各样的琐事所牵绊,人情世故,利益纠葛,我们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太多,反而忘记了什么才是重要的事情,谁才是重要的人。

在生死边缘的人,仿佛会一下子洞察人生,豁达与清醒也是前所未有的。

倾城之恋,人生中的幸事莫过于在战乱中幸存,与所爱之人,携手与共。

【今日话题】

到这里,我们已经读完了这本《倾城之恋》。关于这本书,读完你都有哪些感想和收获呢?欢迎和我们分享。

下一期的精读书籍是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我们不见不散。

如果你喜欢麦家理想谷的“陪你读书”栏目,有什么话想对谷主麦家说的,可以在文章底部给我们留言噢。读书就是回家。也许你正在上班途中,或是在发呆……无论你在哪儿,很高兴遇见你。

明天早上8点见~

领读人:郭去疾,人称紫菀君,新媒体工作者,读书近三百本的书呆子一枚,微信公众号:紫菀读书。

主播:杨枪枪,主持人、配音员,一个有情怀的声音匠人,执着发声,丈量世界。微信平台:小杨说事儿。微博@杨晨太沉。

今日片尾音乐来自:《七月上》—Jam

长按扫码添加阿谷君微信(备注:精读)

拉你进精读群哦~

邀请更多好友参与张爱玲《倾城之恋》精读,

即有机会获得价值30元的咪咕阅读卡喔 ~

▽▽▽

↓点击本文底部阅读原文查看【麦家理想谷招聘】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