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火红版攻略(史上最奇葩译名!口袋妖怪中文化简史)

2021年5月19日00:44:00 发表评论

口袋妖怪火红版攻略

游戏时光微信号:VGTIME2015

——游戏时光原创——

作者:马修

没有辜负我们20年的等待——这是很多《口袋》老玩家在2月26日得到官方的《太阳·月亮》加入中文的消息后发出的感慨。

作为从初代一作不落地玩到《Ω红宝石·α蓝宝石》的笔者,在听到《口袋妖怪》系列官方中文化的消息后自然是激动不已。彻夜难眠后,心中百感但理不清头绪,借这个机会回顾下《口袋》的中文化之路,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待,也算和各位玩家一起见证历史吧。凭着记忆撰写难免和现实有些出入,还请共同一路走过来、至今仍在关注《口袋》的同好们多多指教。

下文将提到玩家们耳熟能详的多种中文版口袋游戏,首先是早期卡带盗版商制作的汉化版,即GB、GBC、GBA上的中文版口袋,到《绿宝石》之后便基本绝迹,这类汉化游戏的最大特征是奇怪的译名和各种乱码;其次是由民间汉化组织制作的民间汉化版口袋游戏,民间汉化虽然自GBA时代就繁荣兴起,但开始对口袋正统作的汉化已经是NDS为主流的掌机时代了;最后就是由官方制作的中文版,也就是刚刚公布的《太阳·月亮》。

懵懂时候的中文版口袋记忆

“口袋妖怪”这个名字应该是源自早年的《电子游戏软件》,笔者已经不大记得清当时是哪位前辈把“口袋里的妖怪”命名为“口袋妖怪”了,但印象里最早的纸质攻略用的是《妖怪口袋(红)》这个名字,叫着叫着就叫成了“口袋妖怪”。之后,《口袋妖怪》这个译名也在玩家当中逐渐普及开来。(由于笔者的96年《电软》早已遗失,手头尚有本刊登同样《口袋》初代攻略的《GAMEBOY特辑》,故得以查阅确定,如有误还请指正。)

刊登于《电子游戏软件》和《GAMEBOY特辑》的《妖怪口袋(红)》的初代攻略

大概是1998年,笔者所在的N线小城的游戏店中开始出现《口袋妖怪 红·绿》中文版。当时绝大部分玩家还没有正版盗版的概念,而卡带盗版商制作的汉化版的比日文版还要贵一些,但玩家们还是宁愿多花几十元买汉化版。在当时,大多数玩家其实都已经在照着攻略或自己摸索玩过日文版了,不过那个时候许多GB游戏被置于合卡内,所有游戏共用一个存档位,因此换个游戏就稀里糊涂掉档的事也时有发生(其实是惟一的存档位被覆盖所致)。

初代的中文版被译为“口袋精灵”

非官方的中文版的确让很多玩家感到兴奋,但是大家很快发现游戏的翻译质量参差不齐,妖怪的对战信息有时乱成一团,常常让人匪夷所思,而且越往后玩这种现象越严重,即便是与同期其它由卡带盗版商汉化的游戏相比,质量也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即便如此,许多玩家还是坚持玩了下去,汉化版能让玩家看懂剧情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当时汉化版的《红·绿·蓝》不少是单卡,不像过去容易出现存档被覆盖的问题,很多玩家是通过当时的汉化版才得以真正打通游戏。

现在回想,在所有卡带盗版商汉化的口袋游戏中,《红·绿》以及《蓝》留给玩家的不良印象是最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的玩家压根儿没注意到后面世代纠结不清的妖怪译名。毕竟那时候国内还没引进初代《口袋妖怪》动画,杰尼龟、小火龙、妙蛙花、皮卡丘那些朗朗上口的译名还没进入到国内,因此这个时候玩家们并不在意名字,能通过看图分辨妖怪的种类就可以了。

中文版的《绿》和《黄》,整体上没给玩家太糟糕的印象

《口袋妖怪 黄》是在《红·绿·蓝》的基础上,整合了不同版本的妖怪、还加入了动画的剧情,也是系列第一部资料篇。不过那个时候动画依旧没有引入国内,即便是每个月都买游戏杂志的玩家们,也只是知道《口袋》在当时出了动画片。因此对于大多数当时懵懂的国内口袋玩家来说,《黄》的主要改变在于身后跟了个皮卡丘,而且这货很弱(和动画中的皮神绝对是两种生物)且不会进化,可把他放进电脑又于心不忍,没办法只好在队伍里占个位置。

首批的《黄》的盗版卡还有着与皮卡丘对话死机的BUG,此外还经常莫名其妙地掉档,第二批卡才算把这些问题解决了。《黄》的汉化版虽然同样不乏鬼畜乱码信息,但因为是基于之后的稳定版汉化,起码让玩家玩得安心,至于那些乱码般的妖怪译名,大部分人尚且还不懂得挑剔。

被吐槽的《金·银》中文版

当年《金·银》和《水晶》的译名相同,但是《水晶》的标题并未汉化

《口袋妖怪 金·银》发售时,国内的口袋动画(宠物小精灵)已经播放了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前面151只妖怪的名字已经广为人知,但勤勉的卡带盗版商是不屑于直接拿来的,因此在《金·银》的汉化版里译名依旧是五花八门,其中的不少流传至今依旧为玩家们津津乐道,下面就为大家简单总结一二:

匪夷所思系

这一系的名字基本上是张口就来,甚至让人怀疑译者是不是翻开字典随便点个字就命名了,比如基(派拉斯)、野威(镰刀盔)等等。

似曾相识系

这一系名字的特点是,每个名字听着都似曾相识,但无论放在哪个妖怪身上都很别扭,比如风雪(小拉达)、大胆(皮克西)、铁具(大力鳄)、烂泥(火爆兽),其中不少成为了日后的笑谈,比如小巧的向日种子译名却是“大个儿”,快龙的译名“肥大”则因为与外形特征惊人相似而至今流传。

人名系

这些名字会让你误以为是人名,但其实是妖怪的译名,看起来像外国人名的如吉斯(穿山王)、宇木(尼多后),更多的名字颇接地气,比如阿能(大葱鸭)、阿白(大钢蛇)、阿明(纽拉)、阿红(熊宝宝);还有小字开头的昵称小红(圈圈熊)、小兰(熔岩虫)、小月(黑鲁加)、小美(惊角鹿),以及红红(由基拉)、灵灵(沙基拉)、童童(卡比兽)这样的叠音昵称。更有一些名字甚至带有家族特征,像美字辈的美兰(卡咪龟)、美罗(水箭龟)、美后(绿毛虫),玉字辈的玉风(烈雀)、玉委(大嘴雀)、玉天(阿柏怪)。还有方明(臭臭泥)、方红(大舌贝)、方剑(铁甲贝)三兄弟同亮相,江大(胖可丁)、江花(超音蝠)、江天(大嘴蝠)、江彬(走路草)、 江灵(臭臭花)一门五子齐登场。

错乱系

这一系名字可以从某种角度证明,盗版汉化者在汉化时曾经尝试加入国语版口袋妖怪动画的译名,只不过顺序却搞乱了,如多郎(天蝎)、大针(佛烈托斯)、比兽(果然翁)、雷鸟(月精灵)、百变(阳阳玛)、鬼斯(大尾立)、斯通(咕咕)等等,这些名字对应的初代妖怪很明显,但到游戏中全部错乱了。

从以上四大系的译名其实不难看出,无论当时制作《金·银》汉化版的人是谁,他们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那些郎朗上口的人名,有些甚至比官方的名字还有范儿;至于那些译名错乱,很大原因是由于字节限制,加上赶工又缺少校对,便留下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名字。

游戏虽然提供了完整的剧情,但槽点也非常之多……

《金·银》推出的时候正赶上TV版动画在国内开播,直接导致这部作品的汉化版成了被玩家们吐槽的对象,尤其是随着动画版使用的中文名字开始在玩家当中广为流传,汉化版漏洞百出的译名变得更加引人注目。甚至有相当一部分玩家在体验了汉化版的剧情后,开始改玩日文和英文版,这个习惯延续至今。

盗版商的汉化防卫战

从《红宝石·蓝宝石》开始,盗版商汉化的《口袋》变为了“口袋怪兽”

视野逐渐开阔的玩家们,开始对卡带盗版商汉化的游戏质量感到不满,到《水晶》推出的时候,弃中文改玩原版的玩家就更多了。到了《红宝石·蓝宝石》的时代,基于屏幕分辨率的提升,前两作中超大号汉字的问题得以解决,这对盗版商制作的汉化版来说本是个有利因素。然而,进入到GBA时代以后,中国大陆的家用电脑也在大量普及,模拟器和烧录卡更是蓬勃发展,而这对依靠贩卖盗版卡带生存的盗版商来说是个毁灭性打击,他们的“劳动成果”也同样遭到破解被放到网上共享,盗版商这一次也尝到了被盗的苦果。

对战中的乱码现象依然是盗版商汉化的《口袋》中文版的顽疾

为了抵抗破解,年的《口袋妖怪 火红·叶绿》中,卡带盗版商为自己的汉化版使用了加密措施,《火红·叶绿》一度成为破解者们所面对的一大挑战,但到了这一年的10月游戏还是宣告破解。在《宝石》被破解之后,卡带盗版商们甚至尝试对游戏本身进行修改,比如用其他妖怪替换初代御三家,甚至原创一个奇怪的东西做初始妖怪,但长年的敷衍习惯,则让这些作品要么换汤不换药,要么有着无法解决的死机问题。

2004年,伴随着民间汉化力量的也蓬勃兴起,已成粗制滥造代名词的卡带盗版商汉化版彻底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中文版《绿宝石》推出后,ROM本身破解不完善导致的死机掉档BUG,也让盗版商汉化版跟着背锅。到NDS时代,甚至连盗版卡本身的生存土壤都没了,曾让老玩家们得以熟悉剧情但又带来诸多诟病和不堪记忆的盗版商汉化游戏,默默地消失在了玩家们的视野中。

民间汉化大时代

民间汉化团队,指的是在基于游戏ROM破解的基础上,对其中内容所进行中文化的个人或民间小组,并非是官方行为。在那个破解盛行的年代,GBA游戏的汉化客观上为大量中国玩家带来了可见的实惠,新玩家通过这些汉化版了解了电子游戏的魅力(尤其是剧情上),老玩家则享受着与以往天差地别的高质量汉化版。制作这些汉化版的个人和小组,虽然不是官方组织也大多不盈利,但相对粗制滥造的盗版商,他们凭借对游戏自发的热爱之情,在质量上追求一丝不苟:美化对话界面、校对文字、除BUG、消除冗余文件……

由漫游与TGB联合汉化的《绿宝石》,名字均采用官方的中文出版物的名字

虽然游戏汉化在国内迅速发展壮大,但在《口袋妖怪》系列的汉化上,民间组织却迟迟未有动作。究其原因,笔者曾问过一位从事民间汉化的好友,好友说出了实情:文字量、信息量太大,译名上更要费劲心机,还有很大可能因此挨骂。

不过,GBA版口袋并非没有汉化作品,除了《口袋弹珠台》、《口袋迷宫 赤之救助队》这些衍生作品,漫游与TGB两个汉化组也于2011年5月发布了《绿宝石》简体汉化版,虽然从时代上来说已经跨过了NDS时代进入了3DS时代,但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实属不易,给GBA时代留下了一作迟来的高质量的中文版《口袋妖怪》。

民间对《口袋妖怪》的真正汉化开始于NDS时代,2007年末,YYjoy汉化的《钻石·珍珠》发布,口袋汉化游戏由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虽然不是官方汉化,但是质量却相当上乘,一直到最新的《Ω红宝石·α蓝宝石》,每作都有汉化版推出。

由ACG和口袋群星SP联合汉化的《黑2·白2》,主标题分别采用了“口袋妖怪”和“精灵宝可梦”两种译名

来之不易的官方中文

国内玩家对官方中文版的期待由来已久,时光倒回到2004年7月,关于小神游官方中文版《绿宝石》将与日版同步发售的消息在网络上曾一度引发热议,当时的传闻称中文版名为《宠物小精灵 绿宝石》,游戏内容全面中文化,甚至还有一张只露出行货版《绿宝石》游戏包装盒的图片作为证据。不过在那个网上PS改图泛滥的年代,神游方面的秘而不宣使得这则消息成为争议热点,但最终到9月《绿宝石》日版发售时,官方中文版也没能如传言的那样一起到来。有了这次的经历,每每再有疑似官方中文版截图时,玩家们都学会了保持理智和观望。

曾在2004年7月引发无数期望与猜疑的“神游版《宠物小精灵 绿宝石》”包装图

现在回想,初出官方中文版的消息时,距离《绿宝石》的发售只剩两个月,尽管小神游GBA刚刚上市不久,但如此大的动作显然不可能公布得如此仓促,而神游官方更是始终没有任何官方说明,如此看来,这的确更像是某个游戏网站的网编为了点击量而“原创”的非官方新闻。

随着小神游SP的热销以及神游DSLL和神游micro(国行GBM)相继而至,玩家们对口袋系列官方中文化还是抱着些许的期待,希望某一天神游能公布大陆行货版的《口袋妖怪》,可这样的期待直到神游3DS上市后便再无后续,许多等待了10多年的玩家们也开始放弃。即便《口袋妖怪》的游戏ROM相继被举报删除,大陆玩家发起惊动官方的轰轰烈烈的请愿,即便在微软、索尼相继进入中国大陆市场,也再难看到关于口袋中文化的传闻出现,加上任天堂迟迟没有任何进入大陆市场的动作,“与其等待官方出中文版,还不如自己好好学日文”,这是许多口袋玩家的心情写照,直到今年的2月26日。

2月26日的任天堂直击口袋妖怪专场开场,石原恒和用中文普通话和粤语问候中国玩家

无希望即无失望,当尘封心底20年的期待被重新被唤醒时,得到的是惊喜,没有想到已在游戏媒体行业中浸淫10多年、且年近中年的笔者竟然还会为一则游戏的消息而激动兴奋,而来自香港任天堂方面的消息,港版销量将纳入任天堂方面对于《口袋》官方中文销量的统计,而且游戏将解除锁区限制。

尽管《口袋妖怪》的首次官方中文化并非真正的国行版,而是在“八国语言”基础上加入了繁简中文,虽然“精灵宝可梦”这个名字随即在大陆和港台玩家间引起了争议,但对等待了十年的口袋玩家们来说,这意味着向前迈出了激动人心的一步。诚然,在国内网游、手游盛行的大背景下,口袋系列仅仅靠这一次加入中文就实现销量暴增并不现实,但起码可以借此稳固中文游戏市场、避免玩家群体继续流失,为任天堂下一次重回中国大陆市场,做一个充分的准备。

推荐阅读点触图片即可进入

你愿意为一款游戏买几次单?

《街头霸王5》是个卖60美元的“抢先预览”游戏

钢琴曲中的雪世界 《献祭与雪之刹那》评测

妖言惑众:听说手机平板又要超越主机了

你要战我便战!闲聊港漫《拳皇》(上)

你要战我便战!闲聊港漫《拳皇》(下)

口袋妖怪火红版攻略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